<tr id="pwczy"></tr>
    1. <tr id="pwczy"></tr><rp id="pwczy"><tt id="pwczy"></tt></rp>
      <tr id="pwczy"></tr>

        1. 首頁 > 清風苑 > 警示 正文

          警示

          信念滑坡百弊生——浙江省金華市政協原黨組書記、主席陶誠華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

          稿件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: 2023-04-12 09:26:26

          1.jpg

            陶誠華,男,1963年10月出生,1982年8月參加工作,1986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。曾任浙江省武義縣委副書記;磐安縣委副書記、縣長;金華市政府副秘書長、市政府辦公室黨組副書記、主任;金華市政府黨組成員、秘書長,市政府辦公室黨組書記、主任;金華市委常委、宣傳部部長;金華市委常委、副市長;金華市委副書記、政法委書記;金華市政協黨組書記、主席。

            2020年11月,浙江省紀委監委對陶誠華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立案審查調查。2021年5月,陶誠華被開除黨籍、開除公職。2021年12月,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受賄罪判處陶誠華有期徒刑十一年六個月,并處罰金人民幣二百萬元;對陶誠華違法所得予以沒收,上繳國庫。

            “居然試圖通過江湖騙子,以輸送利益的方式求升遷,這是我做得最錯、最蠢、最后悔的一件事?!苯邮軐彶檎{查期間,陶誠華在懺悔書中寫下內心的悔恨。陶誠華反思自己底線失守,成為迷信“風水大師”、大搞權錢交易、收受他人所送財物共計2970余萬元的貪腐“蛀蟲”,根本原因在于廉潔堤壩長期滲漏不補,管涌不堵,最終導致全面決堤,不僅毀了自己平和體面的晚年生活,也毀掉了一個美滿溫馨的家庭。

            打著理財投資幌子斂財,自詡生財有道實為歪門邪道

            陶誠華對于金錢的迫切需求始于2003年,那時他用住房公積金貸款20萬元購買了一套商品房,但房子裝修款卻沒有著落?!芭c一些經商的同學朋友交談時發覺,我們之間經濟狀況差距很大,心里開始不平衡,認為我工作沒比他們少做,擔子更重、壓力更大,但為什么經濟上會比他們拮據呢?”陶誠華在懺悔書中這樣寫道。

            自此,心中萌生的私欲開始占據上風,陶誠華為官從政的廉潔底線很快從第一次“理財”開始失守。

            2006年,陶誠華認識了某控股集團有限公司項目經理任某某。感覺到陶誠華對“理財”的迫切心情,任某某多次向其表示,“你好好工作,理財的事情我來幫你辦?!比绱恕绑w貼”的話語讓陶誠華很受用。2008年,陶誠華東拼西湊籌了200萬元,交給任某某“理財”,并約定按月利率3%支付利息。11個月后,陶誠華收取利息共計66萬元。

            如此高額的回報,使陶誠華的發財夢越發膨脹。在此后很長一段時間里,他主動向身邊的商人老板們拋出“橄欖枝”,讓他們幫自己進行所謂的“理財”投資。

            此時的陶誠華一門心思研究如何用錢生錢,絲毫沒有察覺到路已經越走越偏。出資入股、間接持股、他人代持,陶誠華當起了“影子股東”。從出資11.4萬元的“小打小鬧”,到豪擲540萬元的“大手筆”,他的胃口越來越大,短短幾年時間,“身價”翻倍上漲。

            隨著樓市逐漸走熱,陶誠華又把目標瞄準了用“理財”所得投資樓市。早在2003年,他購買杭州某處房產時,就向浙江某醫療器械公司老板方某借過30萬元,后來為了獲得陶誠華的“關照”,方某并沒有讓陶誠華歸還,而是大方地“送”給了他。

            2014年初,當陶誠華想出售該處房產時,又想到了這位“老朋友”。當時,該房產市場價格為361萬余元,而陶誠華卻準備以500萬元的價格“賣給”方某。

            為什么陶誠華一開口就是500萬元呢?原來,2012年,陶誠華以方某名義從某銀行貸款500萬元,一年后貸款到期,方某安排續貸并替陶誠華付了18萬余元的利息。但陶誠華并不滿足于方某付的這點“小錢”,而是希望方某能出錢替他歸還這500萬元的貸款,于是想出了用房產折抵的辦法。

            “在公司發展過程中,陶誠華幫過我很多忙,所以當他提出要把房子‘賣給’我時,我毫不猶豫地答應了?!狈侥潮硎?,自己愿意出高價,其實是想繼續獲得陶誠華的幫助。

            在與商人老板們心照不宣、你來我往中,憑借著“輾轉騰挪、低買高賣”的手段,陶誠華的腰包越來越鼓。

            然而,投資之路并不總是順風順水、穩賺不賠的。2015年12月,陶誠華的妻子張某某投資200萬元到某項目,自己出了100萬元,剩余的100萬元由“老朋友”方某“贊助”。本來滿心歡喜地等著賺得盆滿缽滿,沒曾想投資到期時,項目虧了。此時,方某十分“仗義”地站了出來,“我那100萬元中虧損的30多萬元,你們不用擔心,我來承擔?!碧照\華知道后也默許了。

            有了這一次“有驚無險”的經歷,張某某再投資時,都要等到商人老板虧損保底的承諾后,才放心投資,以便穩賺不虧。

            據辦案人員介紹,陶誠華打著理財投資幌子違規獲利共計1075萬余元。這些獲利看似陶誠華“掙”來的,本質上還是以他手中的權力換來的?!案鞣N打著理財投資旗號的所謂市場行為讓我迷失方向,使我在自我陶醉中一步步走向違法犯罪的深淵?!苯邮軐彶檎{查期間,陶誠華幡然醒悟,自己費盡心機走了十幾年的生財之道,其實是違紀違法的歪門邪道。膨脹的貪欲,讓他徹底淪為金錢的奴隸。

            為求升遷迷信“風水大師”,試圖跑官買官被騙千萬元

            沒有當過地方黨委“一把手”,陶誠華認為這是他人生的缺憾,也是事業追求的瑕疵。

            2015年,組織任命其擔任金華市政協黨組書記,這本是組織的提拔重用,但陶誠華卻并不滿意?!拔覒摑M足了,但卻高興不起來?!毙愿窆掳恋乃X得自己的仕途可能止步于此,對地市黨委“一把手”位置的向往像雜草一般在陶誠華的心里瘋長。

            2018年,眼看自己已經55歲,權欲膨脹的陶誠華愈發焦慮。什么時候才能當上地市黨委“一把手”?陶誠華反復問自己。

            這時候,有人告訴他,有個“大師”可以調節命理,使人官運通達。經過一番牽線搭橋,陶誠華結識了所謂的“風水大師”朱某某。

            2018年9月,陶誠華請朱某某在華山為其安排法事調節命理,祈求升官。經過一番“采氣”,以及放置神像等物品做法事后,陶誠華遵照朱某某的說法,將相關物品帶回家中擺放,并將朱某某所送寓意“升官”的木制“升”放置家中。

            2019年初,陶誠華又請朱某某到自己在金華的家中做法事、改風水,在陽臺上懸掛木制貔貅、定制瑞鶴屏風,以求轉氣運。

            2019年上半年,朱某某向陶誠華謊稱其有關系能幫助謀求晉升,但需要2000萬元費用打點。此時,利令智昏的陶誠華,向金華某房地產公司實際控制人方某某提出需要2000萬元用于疏通關系,方某某表示愿意出資。同年9月、10月,按照陶誠華的指示,方某某分兩次將現金400萬元、600萬元交給朱某某。方某某支付上述1000萬元后,提醒陶誠華不要被騙,并表示不再支付余款。然而,對方某某的提醒,深陷迷局的陶誠華聽而不聞。

            接受審查調查期間,陶誠華針對自己當時的行為,頗為感慨地進行了分析:按道理,憑自己一貫的思維方法,這是一個高度不確定的、又具有高度風險的選項,應該放棄才對。但由于對方刻意表現出的神秘性以及自己想轉崗的迫切性,使自己難以冷靜客觀了,到鬼迷心竅的地步了。真偽也不管了,那時候只知道用錢能辦成的事情都是小事,而忘記了自己是一名黨員領導干部。

            2019年下半年,為求盡快晉升,陶誠華繼續請朱某某“幫忙”,為其已經逝世的父親遷墳,在新墳墓處建造石亭、石塔,并做法事祈求官運順暢。

            2020年,聽聞組織在調查自己,陶誠華不僅不認真反思、主動向組織坦白,反而將木制“升”等物品轉移至親屬家中,甚至請朱某某在家中舉辦“消災”法事,以求逃避組織查處。

            “我是病急亂投醫,不信馬列信鬼神、不信組織信風水,已經膽大妄為到無所顧忌了?!碧照\華反思道,自己不顧官德和人格,輕信一個江湖騙子,幻想靠“風水”求上位,更期望得到“神明”庇佑,這是一劑劇毒,飲鴆止渴的后果,不僅害了自己,更給組織抹黑。

            貪圖奢靡享樂收受雅賄,作風腐化愛好成“惡”好

            隨著財富的積累,在陶誠華看來,享受有品質的生活才是美好人生,漸漸地,鑒賞音樂等一系列“愛好”隨之滋長。

            為獲得更好的音響效果,陶誠華從設備到環境投入了近百萬元。當然,他如此舍得享受,還是因為背后有商人老板們的“捧場”。陶誠華坦言:“交了幾個朋友,時間長了,漸漸地在經濟上也不分彼此了?!痹谒倪@些朋友們看來,投其所好送上高檔音響器材,比直接送錢更能取悅陶誠華。

            7.5萬元的進口CD套機、8萬元的后級功放、10萬元的低音音箱、28萬元的前級功放……陶誠華看中了什么設備,就讓商人老板們前來買單。設備越買越貴,與音樂發燒友們的距離越來越近,陶誠華覺得自己的生活越來越優雅、精致、有格調,直至案發,他仍處在無止境的“品質追求”中。

            2012年,陶誠華從浙江某木雕有限公司總設計師黃某某處以1萬元的價格購得市場價5萬元的“一路連科”屏風一扇,看似“骨折價”的優惠,其實是黃某某有求于陶誠華而表達的“誠意”。

            感受到黃某某的“誠意”后,2017年,陶誠華為黃某某繼續擔任市政協委員提供幫助。

            幫了這么大的忙,黃某某又送給陶誠華一份大禮,而送禮的方式一如從前——“打折”。2018年2月,陶誠華只花23萬元就從黃某某處購買了市場價達85萬元的中堂十二件套家具和一扇“清明上河圖”圓形掛屏,用自己的一個招呼,換來幾十萬元的“優惠”。

            5萬元一套的大紅酸枝桌椅、8萬元的木雕圓形掛屏、12萬元的仙鶴暗八仙屏風……對于商人老板們的“誠意”,陶誠華統統收入囊中,用來裝飾自己的新居,更用來顯示自己“高雅”的品位,全然忘記了作為共產黨員應時刻保持艱苦奮斗的作風。

            “‘生活品質’是改善了,但卻離老百姓越來越遠了,精力都花到這上面,就沒有心思去為人民服務了?!碧照\華反思道。

            樹朽先朽于根,人毀先毀于心。陶誠華沒有將自己的私心雜念和所謂的雅好牢牢鎖住,而是奉行權力至上、金錢至上,當自己的欲望得不到滿足,便寄希望于“風水”,寄希望于“大師”,失了心智,步入歧途,完全忘記“我是誰、為了誰、依靠誰”,最終自食惡果、鋃鐺入獄、身敗名裂。(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顏新文 黃也倩 通訊員 張俏)

            陶誠華懺悔錄(節選)

            一直以清高自居的我,居然試圖通過江湖騙子,以輸送利益的方式求升遷,這是我做得最錯、最蠢、最后悔的一件事。

            求升遷,鬼迷心竅跌深淵。我一直沒有當過地方黨委一把手,認為這是我人生的缺憾,也是我事業追求的瑕疵。有人來跟我說,有個道教高手,可以調節命理,使官運通達。我是病急亂投醫,不信馬列,信起了鬼神,還以為遇到好心人,于是參與了荒唐的轉運法事。接著這個“好心人”介紹了個門路,在職務調整上可以幫我,只是需巨額利益去打點。真假我無從考究,也無法考究。按道理,憑自己一貫的工作方法,應該放棄才對。但由于對方刻意表現出的神秘性以及自己想轉崗的迫切性,已使自己難以冷靜客觀了,也已經是鬼迷心竅了,真偽也不管了,忘記了作為一名黨員領導干部是決不能用錢去跑官買官的。

            聚財富,利令智昏走邪道。我與同學朋友交談中感到我們之間經濟狀況差距很大,我心里開始不平衡。認為我工作沒比他們少做,相反擔子更重、壓力更大,但為什么經濟上會比他們拮據呢?慢慢地我就想到身邊能想到的人,開始一而再再而三地進行所謂的“理財”投資,貪欲閘門一經打開,就收不住了。我從高息借貸到投資樓市,甚至低價購房,再用買的房產作抵押向銀行或父母朋友處借貸,把借款再高利借給別人或投到有關項目。我堂而皇之地在做這些事,認為大家都在這樣操作,所以也心安理得地獲取巨額財富。直到今天,我才知道自己走了十幾年的生財之道,不是光明正道而是走向了違紀違法的歪門邪道。

            圖享樂,生活奢靡入歧途。隨著財富的積累,我也開始講究所謂的品質生活,愛好雅趣也多了起來。認為享受有品質的生活才是人生,于是開始了鑒賞音樂等一系列的雅好。為聽懂演奏家、指揮家對作曲家思想的理解與表達,為獲得更好的音響效果,我從設備到環境就投入了近百萬元,而且還在無止境的追求中。交了幾個朋友,時間長了,漸漸地在經濟上也不分彼此了。我的一部分音響器材約幾十萬元是他們送的,也有以借為名由他們買的。我變得沒有了紅線,也觸犯了底線。

            回顧38年工作歷程,我衷心感謝組織的教育和培養,感謝組織給了我這么多機會和平臺讓我去學習探索實踐?,F在,我對不起組織的培養,也對不起背后默默支持我的家庭。我毀了我平和體面的晚年生活,毀了自己,毀了一個美滿溫馨的家。感恩組織讓我幡然悔悟,真正認識到我所犯錯誤的嚴重性。我真心誠意認罪認罰,悔過自新。

          >>><<<
          被领导添下面好爽_国产精品泄火熟女_国产亚洲日韩欧美另类第八页